• <fieldset id='6ypzq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6ypzq'><div id='6ypzq'><ins id='6ypzq'></ins></div></i><span id='6ypzq'></span>
      <dl id='6ypzq'></dl>

      <code id='6ypzq'><strong id='6ypz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 id='6ypzq'></i>
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'6ypzq'><em id='6ypzq'></em><td id='6ypzq'><div id='6ypz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ypzq'><big id='6ypzq'><big id='6ypzq'></big><legend id='6ypz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2. <tr id='6ypzq'><strong id='6ypzq'></strong><small id='6ypzq'></small><button id='6ypzq'></button><li id='6ypzq'><noscript id='6ypzq'><big id='6ypzq'></big><dt id='6ypz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ypzq'><table id='6ypzq'><blockquote id='6ypzq'><tbody id='6ypz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ypzq'></u><kbd id='6ypzq'><kbd id='6ypzq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3. <ins id='6ypzq'></ins>

            中国3个阶层孩子的10年人生轨迹,结果令人震惊!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33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宠物大妈网

              大家还记得英国那部《56UP》吗  ,用56年来跟踪记录14个不同阶层孩子的人生轨迹  ,呈现了英国社会半个世纪的历史变迁——富人仍富穷者愈穷  ,只有教育改变命运——这是我的总结  。

              在中国  ,导演郑琼 ,也做了相似的一部纪录片 ,叫《出·路》  ,她跟踪拍摄了农村孩子  ,小镇青年 ,国际大都市里的少女的人生十年 ,让你看到三个阶层的孩子  ,“读书”是如何影响命运的 。

              (从左到右)袁晗寒、徐佳、马百娟

              素材来源:一条 ,有束光 ,掌门一对一

              现在让我们从最开始的2009年  ,展开时间线  。

              2009

              农村女孩马百娟

              甘肃白银市会宁县  ,野鹊沟小学 。

              马百娟沿着土路步行来到学校  。

              老师是个农民  ,识一些字便抽空来教书 。这间学校只有一年级和二年级  ,教起来不是太费力  。学生虽然少  ,但老师同样很认真  。

              “上学要打工  ,不上学也要打工  ,为什么要上学  ?”那是马百娟父亲的看法  。结果马百娟在家呆到10岁  ,直到校长出面游说  ,她才背上了书包 。

              一口井 ,一条路 ,一间商店  ,一所学校  ,组成了野鹊沟  ,这个地方仅仅以一个地名存在着 ,就像活在这里的人们  ,根本无人在意 。

              小如棋盘的课堂里  ,一块黑板  ,四面白墙  ,墙上挂着视力表、校训  。

              老师用掺杂着西北黄沙味道的方言:“马百娟你来读一下 。”马百娟读着课本 ,眼睛亮亮的 ,藏不住的笑意 。像在教堂唱诗 。

              游戏时间  ,两排瓦房围成的水泥地上  ,孩子们围着一个篮球 ,像四五个面团和气地撞来撞去  。

              不用去学校的日子  ,马百娟已经是家庭劳力中重要的一部分了

              虽然她没有足够的力气  ,只能以自己的足底为圆心  ,将身体前倾时的全部重量压在麻绳上  ,才拉动了这头驴 。

              马百娟像是驴子  ,驴子也像是马百娟  ,他们彼此较劲  。

              拉扯麻绳  ,解扣  ,拎起桶  ,身体摇晃了一下又稳住  ,马百娟打上来一桶的水  。野鹊沟的人一生只洗两次澡  ,水很珍贵  。

              马百娟的爸爸60岁 ,脸像是野鹊沟沟壑纵横的一张地图  ,妈妈有智碍  。哥哥14岁便出去打工 。几个人人围着一张矮小方桌  ,就着一碟咸菜  ,默默咀嚼  。

              鸡蛋、文具、牙膏 ,野鹊沟的杂货铺什么都卖  。马百娟拿着一叠皱巴巴的纸钞  ,向老板一样样讲清自己要的——自动笔铅笔芯  ,一个五毛  ,两个大数学本 ,一共三块二毛钱  。回去的路上  ,她像吃糖果的孩子一样满足 。

              装上新买到的自动笔芯 ,马百娟和同学们  ,蹲在山头画画 ,画出他们梦想中的一切一切  。

              老师用含着黄沙的方言说  ,“我们今天来学习《我的家乡真好》  。”

              白纸黑字印着的课本  ,马百娟不会去质疑  ,虽说这里描绘的家乡 ,和野鹊沟并不一样 。

              还是在土坡上  ,马百娟念自己的作文  ,她说  ,“长大后去北京上大学  ,然后去打工 ,每个月挣1000块  ,给家里买面  ,因为面不够吃  ,还要挖水窖  ,因为没水吃  。”

              123
              显示全文